• 返回: 橫貫九霄

    第三百四十三章 生猛畫面

        “再來”奕秋抬腳就要沖過去。

        “啊”男子條件反射似的抱頭縮身,待通過縫隙看到奕秋邪惡的笑容,頓時漲紅了臉,怒目而視:“你敢羞辱我”

        “少跟我來這套,嚇唬誰呢給你個機會,叫什么名字最好是乖乖回答,不然我把你扔到那里面。”奕秋指了指頭頂持續暴動的銀碗。

        “賈金”賈金悲憤中透著幾分哀怨,竟然生出種深深的無力感,這廝太野蠻、太暴力,又是副鋼筋鐵骨,打又打不過,罵又不會罵,自己怎么攤上這么個事

        “知道還問你從哪冒出來的”

        賈金聽著這話不對味:“滄瀾古地寒月書院”

        “滄瀾古地你不在書院好好呆著,跑到荒山野嶺干什么找刺激求虐”

        “尼瑪”賈金實在受不住這廝的羞辱,正準備甩開形象破口大罵,銀霜紋碗突然光芒暴漲,銀色浪濤洶涌澎湃,十四粒佛珠竟然自主展開反擊,逸散出墨黑色的氣息,在銀色浪濤中擴展。

        銀浪滔滔,轟鳴如萬鐘齊奏,聲勢浩大恐怖,繼續著鎮壓。

        但墨色氣息無聲無息,如綢緞飄舞,迅速的滲透著,像是要侵蝕紋碗內的銀色液體。

        如墨汁傾倒進了河流

        這是污染是侵蝕

        咔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在天際回蕩,是裂痕銀霜紋碗的表面竟然浮現出了裂痕,且迅速的延伸擴散再分叉

        “你的碗要破了。”奕秋善意的提醒。

        “閉嘴,我沒瞎”賈金怒吼。

        “里面的水臟了。”奕秋繼續提醒。

        “我知道”賈金心里泛出絲絲惶恐,銀霜紋碗是書院至寶,要是因自己而毀掉,不知會受到多么苛刻的懲罰

        “咦裂痕越來越大了。”

        “你能不能閉嘴”

        “情況不妙啊,你這碗看樣子要破。”

        “你閉嘴”賈金恨不得朝他臉上抽兩耳光。

        “嘖嘖,這碗看樣子很值錢,你得想個辦法,不然破了多可惜。”

        “”賈金強迫自己無視這廝,皺眉盯緊著膨脹如山岳的銀霜紋碗,其中浪濤轟鳴,像是有個荒古兇獸在掙扎翻騰,傳遞出憤怒的清晰,又像是帶著痛苦的呻吟。

        他當然想采取措施,可情況演變到這幅局面,貌似已經脫離控制,除非書院的老怪物們親自過來

        “一道裂縫、二道裂縫、三道裂縫”奕秋旁若無人的數著裂縫的數量,時不時還吧嗒嘴,嘖嘖兩聲。

        “我能請你閉嘴嗎”賈金恨得咬牙切齒。

        “我善意的提個醒,這碗真要破了,它壓制不住佛珠的。”

        “你懂個屁那是我們書院的鎮院至寶,二階武尊都別想輕易打破。”賈金今天說的臟話,都趕上前二十五年加起來的數量了。

        “只能抗住二階那就沒懸念了,你這碗要破了。”

        “你不說話能死嗎”賈金咆哮。

        “那些珠子是半圣的法器。”

        “放屁”賈金怒吼,臉色隨即又一變,直勾勾盯著奕秋:“你剛剛說什么”

        “半圣的法器,很厲害,真的很厲害。”

        “你當真”賈金的聲音有些顫。

        “當真,比鉆石還真。”

        咔咔咔銀霜紋碗的裂縫數量突然激增,密密麻麻擴散到各個部位,里面的滔滔浪潮從縫隙間噴涌而出,如瀑布傾瀉,自天際灑落,洶涌沖擊。

        銀色浪潮有著強悍的力量,轟落地面后竟沒有迸濺起來,如錫水似水銀,沉重無比,引發兇猛的顫動,地動山搖,轟隆不止,但凡被淹沒的古樹都在急劇收縮,如同受到熔煉般消散無影,另有不少妖獸被波及,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慘死消融。

        這時候,銀霜紋碗再也堅持不住,開始劇烈的顫動,其內浪潮朝天奔涌,試圖把佛珠給反彈出來。

        但佛珠反而展開了反擊,十四粒佛珠如十四口火山口,同時爆出恐怖的能量波動,墨色氣息洶涌浩蕩,轉眼充斥整個紋碗。

        “不”賈金嘶聲悲吼

        轟當黑色氣息完全填充了紋碗空間,對峙半刻之久的寶器紋碗終于崩碎,混雜黑色氣息的浪潮自天際漫卷而下,遠遠望去就像是一輪受到污染的圓月炸開,又像是水庫大門敞開,滾滾浪潮前赴后繼的奔涌出來。

        奕秋臉色微變,扯住賈金朝著遠處遁走。

        但浪潮狂烈,兩人沒能完全躲開,被一股浪潮轟到后背,朝著遠處密林翻騰墜落。

        佛珠是三戒的寶器,經不斷的淬煉,已經有著稍許的靈智,但是度空對它的鎮壓相當霸道,先進剛剛逃脫,還沒能恢復過來,之前的反擊純粹是受到侵害煉化時的自主反應,此刻危機解除,迅速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銀皇天隼自天際爆射而來,正巧看到墜落的佛珠。它最喜愛光亮的東西,何況能營造如此威勢,必然不是凡物,所以猛的折轉方向,一爪子扣住佛珠,繼續朝著遠空逃遁。

        “呔呔呔”小金猴在后面嘶嘯不止,全力追擊著。它雖為妖尊,但銀皇天隼的速度太恐怖,又流暢順滑,每當快要攔住的時候,總是能在轉瞬之間閃避。小金猴不服,窮追不舍,也嗷嗷叫著發誓要把它給烤了。

        奕秋被沖出很遠的距離,接連撞到四五顆大樹,最后趴伏在灌木叢里,盡管碰撞的時候高舉著賈金,一直讓他做擋箭牌,但銀霜紋碗爆裂的威勢相當強勁,直把他給沖的頭暈目眩。

        賈金更是狼狽,被奕秋壓在身下,意識模糊昏沉,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定定的看著以“曖昧姿勢”壓在身上的奕秋,感受著只穿著褲衩的白凈身體,再想想銀霜紋碗的爆炸,屈辱和悲憤等諸多情緒同時涌上心頭。

        霎時間,一聲凄厲哀怨的嘶嚎在密林中暴響,驚退周圍的妖獸,驚散林間宿鳥,但也把正在全速朝著里沖擊的燕國子弟們吸引了過來。

        嗖嗖嗖細密的破空聲響起。

        砰砰砰沉悶的腳步聲傳來

        十余名青年男女全速匯聚過來,原本警惕緊張,可眼前的一幕讓氣氛瞬間凝固,不少人的嘴當場就變成了夸張的o型。

        “這是誰他怎么把賈少給給扒了”

        “賈少是三階武王,怎么能輕易就被制服”

        “該不會自愿的吧”

        “我滴個天,這場面好像很火爆”

        “我們是不是不該過來”

        “我想說我們錯過了什么”

        “你們確定剛剛是慘叫,而不是亢奮”

        十幾人的臉色說不出的古怪,細聲的小心交流著。

        大燕國新生代里面,賈金的妖媚模樣和陰柔的氣質一直都是調笑的焦點,但攝于賈金狠毒的心性和強悍的天賦實力,以及在寒月書院的身份,誰都不敢在表面上顯露,連燕國新生代十強怪才都不敢小覷他。

        可眼前這一幕實在是有沖擊力了,直讓他們沒能招架住。

        幾個豪放的少女還有意識的朝賈金的襠部瞄了瞄,不知道是要看有沒有真槍上陣,還是看賈金是否是男人。

        “滾從我身上滾開”賈金悲憤欲狂,銀色寒氣暴涌,把奕秋給強行震開。

        周圍銀色寒氣迅速濃重,把自己包裹起來,遮蔽眾人的視線,從空間戒指里招出件衣裳罩,帶著屈辱麻利的套好。

        “你是誰”眾人壓住笑意,凌厲的目光鎖定奕秋。

        “你們又是誰從哪來的”奕秋奇怪的打量著眼前的男女,雖不至于男俊女靚,但都是錦衣華服,身披寶甲,烏光閃閃,肌膚流光溢滑,保養得很不錯,且帶著股由內散發的孤傲之意。

        騎乘妖獸的妖獸全部都是罕見的種類,兇眸生光,狂野剽悍,還有兩頭妖王。且每頭妖獸身上都披著厚重堅韌的鎧甲,跟它們完美的融為一體,威風凜凜。

        這群人跟大衍的宗派弟子明顯不同,無論是氣質眼神還是裝束,都有著很大的差別,難道都是滄瀾古地的人

        “嗬膽子不小嘛,還敢反問我們”

        “一看就是個山野流民,沒有素質,更沒有眼力”

        “該不會是逃進大衍的通緝犯吧”

        “看這賊眉鼠眼的樣子,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們幾位美女靠后,這家伙連男人都敢上,肯定是憋壞了。”

        這些少年少女們要么是書院的優秀學員,要么是各強派的精英傳人,還有些王府的子弟,身份極其尊貴。且大燕國自古以來都很重視新生代的成長,以至于他們從骨子里都透著分孤傲,根本就沒有把大衍的荒野流民放在眼里。

        都是滄瀾古地來的奕秋猜出個大概,眉頭微微皺起,難道出了什么事情突然來了這么多的滄瀾武者

        “喂喂,你個色狼,本小姐跟你說話呢。”一個童顏的少女騎在紫玉翼馬身上,雙手掐腰,小臉孤傲,喝斥著奕秋:“猥褻了我們賈少爺,奪走了他的清白,裝聾作啞就能完了”

        少女年紀輕輕,約莫二十三四,竟然有著武王的氣息

        能以此年紀晉升武王境,足以可見其天賦非凡

        “燕蘿剛剛只是意外是誤會你再敢胡言亂語,當心我撕爛你的嘴”賈金散開寒冰氣,目光陰冷,掃向刁蠻少女。

        “好你個不識好人心的假正經本小姐這是在為你出氣呢什么時候胡言亂語了”少女古靈精怪,刁蠻狡黠,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貨色。

        “我最后重復,剛剛只是誤會”賈金怒火中燒,陰冷的目光掃過所有人,眼神里面滿是威脅。

        少女撇嘴,兀自嘟囔:“衣服都脫的只剩褲衩了,還想賴賬。”

        “你敢再說一遍”賈金雙目噴火,真的流露出了殺意。

        “你你干嘛”燕蘿天不怕地不怕,氣呼呼的盯著賈金:“信不信我回去后把這件事情傳出去還是跟山野流民”

        其他人都是副看好戲的樣子,就差沒有推波助瀾了,賈金鏘然展開鐵扇,鏗鏘之音震耳欲聾,細密風刃噴薄吞吐,像是隨時可能化作風刃漩渦。

        他真的動了殺心,接連被奕秋虐待已經把怒火積攢到極致,這次再受調笑,猶如火上澆油。

        “啊你要干什么”

        在這時候,一個少年突然尖聲驚叫,直勾勾的盯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奕秋。

        “你們來自燕國為什么要來大衍山脈”奕秋站在他的面前,一只手扣住其身下蜘蛛妖獸的腦袋,四級巔峰的晶蛛本性兇殘,此刻卻驚恐不安,竟老老實實的不敢做出任何反抗。

        “我我”少年感覺就像是被個古獸盯住,渾身惡寒,竟說不出個囫圇話來。

        “放開他”

        “不想被燕國通緝,立刻后退十步”

        眾年輕男女怒目而視,紛紛出言喝斥。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