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088迷了眼

        ……

        易朗月坐在夏侯執屹騷包的藍色跑車上,有些迷茫:“就這樣跟著郁小姐走了,會不會顯得顧先生很隨便。”

        夏侯執屹看他一眼,在綠燈的一刻將車開飛出去:“你去把他叫回來?”

        車里隨即安靜下來,顧先生根本不跟著他們走!

        過了好一會,夏侯執屹開口:“顧先生平時和郁小姐相處也這樣?”

        易朗月知道他在問什么:“差不多。”怎么形容呢:“很隨意、很開心。”

        夏侯執屹想了想,突然道:“你說,我趁顧先生‘很開心’的時候將收購案遞過去……”

        呵呵……可以繼續做夢。

        ……

        客廳里的燈大亮著,東西砸的亂七八糟,楊璐璐收拾著東西!眼淚落下又被她倔強的擦干!這個家她受夠了!現在她成了壞人!她成了全家的公敵!

        路夕陽皺著眉站在一旁!心里同樣不痛快!看都不看她一眼!

        楊璐璐見他竟然真的不勸!突然回頭:“只要我搬出這個家!你就別指望我搬回來!”

        路夕陽沉默著不說話。

        楊璐璐見狀惱怒的將最后一件衣服塞進去,下一刻又不甘心的拿出來砸床上:“路夕陽我年紀輕輕跟了你!你就這么對我!”

        路夕陽突然看向她,眼底有絲絲血痕:“璐璐,憑良心說我唯一對的住的人就是你!”

        “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楊璐璐將行禮、臺燈、枕頭,柜里的東西全砸在路夕陽身上。

        路夕陽微絲不動。

        楊璐璐哭的傷心欲絕,又害怕恐懼:“你曾經說過的話都忘了嗎!”

        路夕陽神色平靜,聲音沒有一絲煙火:“我哪一點沒有做到嗎?”

        楊璐璐突然更慌了,忍不住哭泣著為自己辯解:“自從你爸媽來了之后,我有那一天對不住他們,可他們心都在你弟弟身上,為了他們一家子我們有過一天的好日子嗎!他們是你侄子又不是你兒子!”

        路夕陽不想再跟她辯,他很累!疲倦的不想再開口。

        楊璐璐傷心欲絕:“我說錯了嗎!是你被他們蒙蔽了心,那兩個孩子根本沒病,什么病例診斷都是假的,夕陽你就心太軟,診斷都是假的!她們就是為了騙你錢!”

        “我不想再說,你什么時候走。”路夕陽平靜的看著她。

        “路夕陽!路夕陽你想好了!沒是跟我過還是跟她們!”

        路夕陽幫她把行李箱放好,衣服裝進去:“我跟你過,你過嗎,需要我送你嗎。”

        楊璐璐見狀,嘴角顫了顫,提上行禮就走:“有本事別求我回來!”

        咣當!楊璐璐將門摔的震天響。

        同樣在家的路爸爸和路夕日聽到聲音,都沒有出來說話。

        十分鐘后,路夕陽穿了外套拿著車鑰匙也出去了。

        過了片刻,路桃林打開房門出來。

        路夕陽也開了臥室的門出來。

        路桃林看向兒子:“去追那個女人了?”

        路夕陽不確定,但那么好看的老婆也不能說沒就沒了:“應該……是吧……”

        路桃林冷哼一聲:“趁早離了,初北哪點不好。”轉身進屋。

        路夕陽看看門口又看眼父親的房門,轉身回了房間,明天他還要去醫院替香秋。

        ……

        萬家燈火,讓這座現代化的大都市多了一抹溫度,車道上依舊是川流不息的車輛,燈紅柳綠的喧鬧才剛剛開始。

        路夕陽疲倦的將車停在金盛宿舍樓樓下,頭抵在方向盤上,額角砰砰直跳。

        這些天只要他回去,就是這樣,雞飛狗跳、沒完沒了。一邊是父母的懇求,一邊是楊璐璐大喊大叫,有病沒病的爭論全匯聚在腦海里,幾乎讓他腦子爆開。

        路夕陽抬頭,看眼熟悉又陌生的景色,苦澀的靠在座椅上,想笑又覺得自己荒謬。

        他一直都知道,爸媽是有點怕郁初北的,就像他在郁初北面前也一再相讓。

        分手的時候,他為了降低自己的罪惡感,曾經不滿過郁初北對父母的態度,覺得換成楊璐璐,她定然不敢對自己的父母指手畫腳。

        路夕陽突然笑了,果然是不用,簡直顛覆了他人生三十多年的認知!路夕陽一拳打在車盤上,骨節頓時通紅。

        路夕陽垂著頭,像被抽干了所有意氣風發后秋后的茄子,供給不出任何養分。

        他抹把臉,想啟動車子離開,他在這里做什么,讓初北看他的笑話嗎,但還拿起鑰匙又放下,他依舊坐在這里,看著不遠處不算大的一戶窗,窗里的燈亮著……

        ……

        浴室里水嘩嘩的響著,床上手機亮起又暗下去,過了一會又亮起,又暗淡下去。

        “別動。”郁初北拍下不老實的顧君之,洗頭發弄的到處都是水,她身上地上都是水:“你安靜點,馬上就好了。”

        顧君之很委屈,振振有詞:“我不要這樣洗。”他都轉不過身:”胳膊都伸不直,這里好窄。”

        “要不要給你把墻戳個窟窿,讓全市人民都看到你洗頭!”

        顧君之不聽,這里好難受,水又迷他眼睛了!“現在就戳!現在戳!”

        郁初北一巴掌拍他頭上:“再嚎給你哥打電話讓他來接你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洗手間去洗!”

        顧君之不動了,頭干脆全埋進水里,

        郁初北無語,手上全是泡沫,彎也腰的難受,伺候他洗頭他還這么多要求,不想干出去!

        顧君之突然抬頭,沖郁初北憨厚的笑。

        泡沫揚了郁初北一身,水也瞬間順著他頭倒灌脖頸,弄濕了衣服,弄臟了長褲。

        郁初北見狀,氣的直接把淋浴頭扔下!懶得管他!轉身就走!

        顧君之嚇的急忙要追。

        郁初北瞬間轉身。

        顧君之險些將她撞到。

        郁初北趁他耍賴到抱上之前,瞬間將他推進去:“洗完了出來!洗不完我現在就把你扔出去!”說完就站再門口的面色冷淡的盯著他。

        “你就站在那。”

        “廢話。”

        顧君之見裝,趕緊坐回去,主動沖水清洗,一邊沖水一邊側頭盯著門口:“不需走。”

        “走哪,這是我家。”但郁初北還是去拿了一下手機,又站回來,看了眼未接來電,像沒有看到一樣,隨手刪了,又將手機扔床上。

        顧君之三下五除二將自己收拾干凈,扯過毛巾蓋在頭上快速擦拭。

        郁初北看著他擦著頭發也盯著自己,怕跑了的樣子,哭笑不得:“我一定是看你撒嬌看的腦子有病了,竟然覺得你需要被洗頭被洗澡,身上有沙子嗎?”

        顧君之瞬間將自己上衣掀起來:有嗎?

        郁初北急忙轉頭,下一刻又轉回來,他竟然有腹肌?身材遠不是想象中的白皙纖弱,他線條幾近完美,肌肉蓬勃有力,不是平日雜志上看到的那種飽滿,是整體合一的震撼美,給人一種完全區別于他容貌凌厲美,郁初北看的有些恍惚。

        顧君之放下來,疑惑:“要洗嗎?”立即又興奮了:“你幫我洗?”

        幫你洗個鬼!郁初北將干毛巾砸他臉上,問到:“你平日鍛煉嗎?”

        “健身、跑步、游泳、練琴、散打嗎?都有。”

        郁初北突然有種讓自己死了的沖動!她為什么要嘴欠!難道還看不出自己孤陋顧問、見識淺薄,配不上除了情緒不太對勁,直接可以沖破天際的顧君之的事實嘛:“你的意思是,你會游泳、散打?!每天還堅持跑步、游泳。”

        顧君之點點頭,不應該嗎:“現在脫衣服嗎——”要洗澡。

        郁初北好心提醒:“咱們小區沒有游泳池。”你要不要換一家?或者干脆回你的‘豪宅’去?

        顧君之一本正經的看想都她:“要建嗎?”要不然為什么突然提游泳池。

        “好啊,明天你就買塊地,在樓下砌一個。”

        顧君之又不傻聽出她在調侃自己,但他大度:“現在脫衣服嗎?”

        “脫,脫。”脫皮的熊!郁初北轉身關上洗手間的門。

        郁初北將t恤從頭上拽下來,回頭沒看到人,急忙向門口沖去:“初——”

        “在這站著呢,洗完趕緊出來。”

        ------題外話------

        更新時間安排:12點,一更;下午3點,二更;晚上7點,三更。(每天三更)

        如果提前更完三更,當天將不再更新。o( ̄︶ ̄)o,不要套路我。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