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某光頭的江湖

    第二百零三章 所謂小倩

        “去叫他過來,我有話要說。”

        張怡的語氣并不客氣,但周文才卻甘之若素,甚至還有點小興奮。

        在如今崇尚小家碧玉,三從四德的大明,如此強勢的張怡是個另類。

        張家家風不可謂不嚴格,但是沒用,她遠比一般人聰明的頭腦,在內心的不甘被引出來后,就注定張怡不會成為一個以夫為天的女人。

        周文才一路小跑過來,攔住了正要離開的王羽等人。

        “王兄,張姑娘有些話想問你,還請下來一敘”

        正準備睡午覺的王羽無奈睜眼,將假發重新帶上后,從車窗處探出頭問道:“何事?”

        “我也不知道,不過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周文才攤了攤手,“快呀,莫要讓張姑娘等急了。”

        果然,舔狗一旦看到希望,所爆發出來的能量是驚人的。

        王羽看了看掛在畫眉脖子上的玉佩,搖頭嘆氣的走了下去。

        拿人手短啊,他有些后悔之前開的玩笑了。

        兩人走到張怡的馬車前,王羽拱手道:“張姑娘有事?”

        “聽說你和小倩定親了,我和她是好友,所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娶她。”

        張怡拉開簾子,臉上的紗巾早就沒帶了,仔細大量了一番王羽后,點點頭道:“樣貌倒是不錯,可有功名?”

        “無。”

        “可曾治經?”

        “未曾。”

        一問一答之間,張怡的臉色已經沉了下去,她沒想到,天賦才情如小倩這樣的女子,居然會嫁給一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

        “那你憑什么娶小倩?”她忍不住質問道。

        王羽摸著下巴想了想,“可能是運氣好?”

        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道:“這個世界上,很多有本事的人,就是因為運氣太差,所以蹉跎一生,而有些人則能順風順水,逢兇化吉,哪怕他什么才能都沒有。”

        張怡臉色徹底難看起來,這個王羽不僅不學無術,還喜歡異想天開。

        她冷哼一聲,直接回了車廂。

        周文才尷尬的看著王羽,覺得這是自己的錯,正想說聲抱歉來著,卻被阻止了。

        “周兄不必如此,我這人別的優點沒有,就是心大。”

        王羽無所謂的笑了笑,擺手告別后,回了自己馬車。

        等到他走遠了,張怡才吩咐趕路,寧愿遲一點到家,也不想看到那個讓人惡心的家伙。

        周文才有幸和她做同一輛馬車,雖然不是在車廂里,但也是極大的進步。

        他想了想,猶豫道:“其實王兄并不差,只是在習文一道上,沒什么天賦而已。”

        “他有沒有天賦關我什么事。”

        張怡心里不舒服,因此語氣很沖,周文才張了張嘴,不敢再說什么。

        郭北縣城。

        這里和王羽想象中的情景不太一樣,他本以為應該到處都是佩刀帶劍的江湖人,然而到了這里之后,才發現盡是些苦哈哈。

        最多的是一些身材瘦弱的普通老百姓,也有一些打著赤膊的青皮,在街上橫行霸道。

        不過他們看到王羽的馬車后,第一反應都是躲開,沒有誰會不開眼的上前挑釁。

        畢竟這世道能以馬車出行,身份定然非富即貴。

        沙漫天好像對這里很熟悉,所以直接往縣衙趕去。

        聶韜為官清廉,自從上任后,就一直居住在縣衙內,他的妻兒也同樣如此。

        幾人到了縣衙前,表明身份后,立刻就有差役進去通報。

        王羽手里的銀子還沒遞出去,就已經不見人了。

        沙漫天在旁邊笑道:“聶縣令很討厭下面的人收錢,所以剛才那人看到公子準備打賞,便逃也似得離開了。”

        “好官吶。”

        王羽笑了起來,四處打量縣衙布置。

        或許是因為感官敏銳的緣故,他總能感覺到一股淡淡的寒意,并不是身體上的感官,而是心理上。

        王羽不知道,這種是不是別人口中的陰氣,但在縣衙這種威嚴剛正的地方,不應該如此才對。

        沒等他多想,聶韜已經親自出來了。

        他是個清瘦的老頭,下頜三寸胡須,一身便裝在身上,硬是被穿出了股硬朗的味道。

        “賢侄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聶韜露出一股發自內心的喜悅,古板的臉都鮮活了起來。

        王羽行了一禮后,從畫眉手上拿過禮品,“小小心意,聶伯伯不要嫌棄。”

        “破費了,破費了。”

        如果是別人送禮,聶韜說什么都不會接受,但眼前這位,很可能以后就是他未來女婿,自然沒有什么忌諱。

        兩人說著閑話,朝縣衙內院走去。

        這里并不大,甚至還沒有王羽自己居住的院子大。

        但整體格局,以及細節的地方,都無一不透露著兩個字,規矩。

        一切都符合規矩。

        但不知怎的,那股陰寒的感覺更重了。

        真如和沙漫天并沒有進來,而是守在內院的大門外。

        跟在王羽身邊的只有畫眉,但看其臉色如常的樣子,顯然是沒有感覺到什么。

        聶韜的妻子趙氏早就已經在等待了,接過丈夫手里的禮品,嘴里埋愿道:“人來就行了,還帶什么東西,對了,羽兒你先坐,我去叫小倩出來。”

        這里只有兩個做粗活的婆子,其他的大多是趙氏負責。

        “伯伯,不知道小倩最近身體如何?”王羽喝了一口茶,輕聲問道。

        原本還有些笑容的聶韜頓住了,長嘆道:“唉,還是老樣子,這孩子身體太弱了,一吹風就會受涼,只能在家里呆著。”

        王羽點了點頭,“不礙事,我回去后去問問大夫,開一些調理身體的方子,或許能有點用處。”

        聶韜嘆道:“你有心了,我上次見你,還是一副呆呆的模樣,如今已經無礙了嗎?”

        “那幾天侄兒只是受了點驚嚇,不愿意說話而已,并沒有什么大礙。”

        兩人說著一些沒營養的話,趙氏則帶著一個姑娘走了進來。

        “羽兒,小倩,你們認識一下。”

        趙氏笑著讓開身位,讓他們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

        王羽有些感慨,不愧是能千載留名的女鬼,原本是個極嫵媚的人,在體內病氣的影響下,硬生生多了幾分楚楚可憐。

        這種集合嫵媚與清純的氣質,配上那雙丹鳳眸子,絕對是個傾城美人。

        但王羽也發現了,他之所以感到陰冷與寒意,恐怕源頭就是眼前這個大美女了。

        “見過王家哥哥。”

        忽然被陌生男子盯著,聶小倩有些害羞,蒼白的臉上爬上一朵紅暈。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