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仵作驚華

    第三百一十章 人道主義

        “你!”祁辰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死死瞪著他,如果眼刀能殺人的話,夙千離已經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深吸了一口氣,她冷聲警告道:“你最好趕緊控制一下,我要出去!”

        夙千離自知理虧,但溫香軟玉在懷,這也不是他說控制就能控制的……

        所幸,趕在祁辰耐心告罄之前,夙千離總算是勉強平靜了下來,但聽著密室里面此起彼伏的動靜,他覺得還是趕緊離開比較安全……

        從齊國公府出來,祁辰就一直冷著一張臉,任憑夙千離怎么找話題就是不搭理他。

        夙千離自是心虛,好聲好氣地哄了半天不見成效,干脆直接把人攔下:“剛剛的事真的是個意外,再說了,我也算是幫了你的忙不是?”

        祁辰雙手抱胸,冷眼睨著他:“照你這個說法,我是不是還應該跟你道謝?”

        夙千離一怔,旋即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倒不必,咱們倆沒必要這么生分……嘶!”

        腳好疼!

        祁辰卻是連半個眼神都沒給他,直接扭頭走了。

        “喂!祁辰!”夙千離叫了兩聲,見她沒應,于是二話不說又跟了上去。

        回到聽雪樓,祁辰剛要關門就被夙千離攔住:“等一下!”

        祁辰冷聲道:“有事就說,沒事我要睡覺了!”

        “我……”夙千離原本準備好的話在這一刻突然就詞窮了,眼看著她又要關門,胡亂問道:“那個,齊國公府的事你怎么看?”

        趁著她皺眉的功夫,夙千離毫不客氣地鉆了進去,動作之快竟是半點不見心虛的!

        祁辰太陽穴跳了兩下,她怎么覺得夙千離這次醒來過后更難纏了?

        瞥了一眼進屋后大喇喇躺在自己床上的某人,祁辰壓下心口堵著的那口氣,心知如果送不走這位祖宗,今晚怕是睡不成了。

        如此想著,祁辰“啪!”的一聲關上了門。

        “我仔細看過地圖,齊國公府看似離御史府很遠,但如果直接從東側的院墻翻出來的話,正好是在烏衣巷的進口,和祝一鳴出現的位置恰好吻合。”

        “但,今晚在你來之前,我仔細檢查過齊國公府的院墻還有祠堂,一無所獲。”

        頓了頓,祁辰接著補充道:“當然了,也不排除現場的痕跡已經被人清理過的可能。”

        夙千離單手撐著頭,眸光動了動,依舊是那副懶洋洋的神態:“也就是說,你還是懷疑齊國公府。”

        “不,準確來說,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我懷疑一切可疑的人。”祁辰糾正道。

        夙千離輕輕挑眉:“那,血尸蠱呢?”

        祁辰扯了扯嘴角,淡淡道:“莊明軒不是說了嗎,盆景是他從一個胡商手里買的。”說著便從桌上拿起一塊點心咬了一口,點心有些涼了,但折騰了大半夜,聊勝于無。

        “你相信血尸蠱與他無關?”夙千離狐疑地打量著她。

        “最起碼明面上沒有證據證明他與此事有關。”祁辰意有所指地說道。

        夙千離沉默了一會兒,突然不經意地說道:“你對莊明軒這個人怎么看?”

        祁辰輕輕勾唇:“坦白說,你不是第一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

        夙千離是何等聰明的人,只需稍稍一想,便猜到了幾分:“莊嚴也問過?”

        “去年莊媛自盡后,他曾問過我一次。”頓了頓,她接著道:“那個時候我和你們還沒有這么熟悉,為了避免交淺言深,所以我給出的答案很保守。”

        夙千離點點頭表示理解,繼而又問道:“那么現在呢?”

        祁辰的語氣格外平靜:“現在,我的觀點依然沒有改變,莊明軒看起來很關心莊嚴。”

        夙千離不禁笑了:“你什么時候也喜歡玩這種文字游戲了?‘看起來’三個字很耐人尋味啊!”

        拍了拍手掌上的點心屑,她突然問道:“還記得齊國公府里的陳設裝潢嗎?”

        夙千離點頭。

        “什么感覺?”她問。

        夙千離仔細回想了一下,答道:“簡單,樸素。”

        “啪!”祁辰打了個響指,說道:“沒錯,這正是我想說的,拋開與莊嚴的父子關系不談,莊明軒此人簡直堪稱完美。他身為四大世家之一莊家的家主,身上卻沒有半點眼高于頂的傲氣,不貪財,不戀權,我甚至在他眼中找不到一絲一毫的野心。”

        “去年莊媛死的時候,他雖然傷心,但卻并不曾失態,相反,他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冷靜與理智,今天亦是如此。看得出來,他很擔心莊嚴,并感激于我們愿意出手相助,但我從他眼里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焦急失措。”

        夙千離一語道破了她想表達的意思:“你覺得他是在做戲?”

        祁辰淡然道:“我只是從來不相信這個世上真的會有人無欲無求,怎么說呢,莊明軒給我一種矯枉過正的感覺,就好像他整個人所表現出來的氣度談吐,甚至齊國公府的陳設裝潢,都是被刻意營造出來的,雖有其形卻太過流于痕跡。”

        “你很不喜歡這個人。”夙千離定定看著她說道。

        祁辰想了想,并未否認。

        夙千離眼中不由添了幾分笑意:“巧了,我也是。”

        祁辰翻了個白眼,冷眼望著他:“該說的我都說完了,你可以請了。”

        夙千離捂著嘴打了個哈欠:“哎,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有點兒困了……”說著便翻了個身,把被子往身上一裹,然后閉上了眼睛……

        “我數到三,你最好自覺出去。”祁辰語氣冷了幾分。

        夙千離緊閉著的睫毛動了動,沒睜眼。

        祁辰活動了一下手腕:“一、二……”

        “三”字還沒出口,夙千離便倏地睜開了眼睛:“我這個月毒發的時間就在這一兩天了。”說完把胳膊往頭后一枕,一副“你自己看著辦吧”的神態。

        祁辰覺得自己血壓開始呈上升的趨勢,她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在心里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要和一個病患計較,不要和一個病患計較!就當是發揚人道主義精神了!

        ()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