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隨身一個迷霧世界

    第三百四十七章:御祭

        在楚良所獲得的各種巫覡記憶之中,巫覡們經常提到“神明”這一個詞,但是這個詞卻并非是楚良現在的世界或者以前的世界中神靈的意思。

        在迷霧世界之中,人們的造詞喜歡將兩個意思截然相反的字組在一起成為一個詞匯,比如:男女、山河、天地、陰陽、動靜、多少、大小、凹凸、開關、生死、長短、高低、晝夜、方圓、得失、進退、本末、虛實、先后、真假、善惡等等。

        而“神明”這個詞,也同樣是這個組詞方式。

        “神”在這個組詞之中,代表的是猶如靈雨一樣從天而降滋潤萬物的力量,而“明”所代表的則是猶如日月一樣自地而生回歸本源的力量。

        也正是如此,所以暗隱巫覡們認為人的死亡并非意味著終結,而是新生的開始。只需要找到合適的辦法,人就能夠復活升天。

        楚良曾經學到過的巫蠱尸術,就是他們在這種理念之下所尋找和開創的一些辦法的副產品。

        也正是如此,暗隱巫覡們認為有“神紋”的存在,就一定會有“明紋”的存在。

        這二者雖然對立,但是卻也是統一的。彼此互相依存,缺一不可。

        但是不知道為何,神紋雖然稀少,但是在迷霧世界之中卻也每隔大致百年,最少便會出現一例。而明紋卻從古至今,從未出現過。

        于是暗隱巫覡們開始人為地來制造明紋。

        而如今楚良所見到的這個大火缸之中的暗隱巫覡,就是在人為地制造明紋和想要通過“明”的力量來實現復活升天的結果。

        “沒有天然形成的明紋?是因為這個巫覡見識太少,還是別的原因?我感覺我胸口上這個明紋,就是天然形成的!是因為我太特殊?還是說我的這個靈紋,也并非真正的明紋?”

        楚良并不太清楚。

        畢竟在這個巫覡的記憶之中,這世間所有的明紋,都是通過對未知的真正的明紋的推演計算而最終畫出來的結果。也就是說,這些推演出明紋可能會和真正的明紋有偏差。畢竟真正的明紋長什么樣子,誰都沒有見過。

        楚良的靈紋雖然是天然形成的,但是他也不知道真正的明紋是什么樣子,只是覺得他的靈紋和那些暗隱巫覡推演出的明紋實在是太過相似,起碼可以達到六到八成的相似程度。

        如果他的這個靈紋,就是傳說之中真身的明紋,那意味著什么他也搞不清楚。

        只不過楚良覺得,除非自己是傳說中的天選之子,否則不可能這么巧。

        “這些東西,真的可以讓你復活永生嗎?”

        楚良望著那個大火缸之中被燒成膠狀油脂的巫覡,微微搖頭。

        至少到現在,楚良也沒能看到這個巫覡能夠復活過來。

        暗隱巫覡的復活,還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

        楚良能量外放,再度一拳朝著那大火缸的底部砸去。

        “呯!!!”

        只聽得一聲脆響,大火缸的底部再度被砸碎,里頭竟然露出了一個新的空間,而在這空間里頭有著不少被撕碎的青銅器,每一件青銅器上都有著明紋存在。

        根據楚良獲得的巫覡記憶碎片,他已經知曉這大火缸乃是兩層而非一層。兩層大火缸,所代表的乃是天和地。

        而那看起來被撕碎的且帶有明紋的青銅器,則就是明器。

        在暗隱巫覡的世界觀中,死亡意味著生命的容器活人的身體被打破。死后的永生,需要有神秘塑造的新的形體。

        明器被弄碎,象征這人生支離破碎。帶有明紋的殘器被視為塑造永生新體的材料,經過隨葬的大火缸里的神秘轉化和冶煉之后,重鑄永生的容器。

        亡者與明紋禮器之間具有一體的相關性:容易腐爛的尸體與被損壞的難朽的青銅器葬在一起,經過俗世中未用過的大火缸,合成一體而冶煉、鑄造人不可知、永恒不朽的新體,備于升天。

        也正是如此,所以暗隱巫覡們會在死前通過特殊的方法改造自己,等待下一次天地變異之時復活永生。

        “這東西真的有用嗎?”

        楚良伸出手,從大火缸第二層空間之中掏出了一塊明器研究。

        然而此時,這在記憶之中用特殊方法冶煉、混雜藥材和被注入靈力的明器,此時竟然脆得猶如威化一樣,輕輕一捏就化成了齏粉。也不知道是因為在地底埋藏的時間太長的原因,還是它已經發生了一些神秘效用而變成這樣。

        在暗隱巫覡的世界觀之中,“明”的力量是一種永生的力量,或者說是一種能夠死而復生的力量。它和“神”的力量同為這個世界的本源,也是最為純粹。

        所有暗隱巫覡們,無不想要通過一些神秘的儀式來達成他們死而復生回歸本源,最終達成永生的結果。

        楚良又望向了那些被用來陪葬并且擺出各種姿勢的少男少女,他此時已經明白了為何要在祭壇上搞出如此詭異一幕:

        “這就是御祭,不,應該說是一種顛覆正常御祭和正常御祭完全相反,由死人來進行的死亡御祭。它試圖通過死達到極致之下,通過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的道理,從而誕生出生,從而吻合暗隱巫覡死而復生的理念。”

        御祭,本是一種神巫覡和靈巫覡常使用的祭祀。

        御,禁也,止也,備也,當也,抗也,拒也。御祭,也就是一個起到禁止、防備、抵御作用的祭祀。

        通過御祭,可以使祭祀者強化防御力量。這種防御的增強,并非單單是通過一種特殊的能量外放方式來阻擋傷害,并且還可以增強靈魂上的防御。

        楚良了解到御祭的效果之后,不由得感嘆:

        “要是我早點會這個御祭,我就不用被人面蜈蚣殺那么多次了!”

        面對人面蜈蚣的眼睛,楚良毫無抵抗之力,只能夠讓自己不去看它才得以不被迷惑。

        而此時楚良才知曉,原來自己的靈魂一直處于不設防的狀態之下。所以才會導致面對人面蜈蚣眼睛的那種靈魂進攻,才會毫無還手之力。

        只要楚良進行御祭,那么便可以慢慢強化自身的靈魂防御,不再會那么容易就被別人突破防線。

        甚至楚良還覺得,這種防御還能夠抵擋信仰之力對靈魂的進攻。但具體是否如此,還需要試了才知道。如果真的可行,那么以后如果楚良遇到信仰之力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就有了自保之力。

        “只不過這個御祭真的讓我很尷尬啊”

        御祭之中的一個重要儀式,楚良也一度將它理解為類似于雙修的東西。

        這個關鍵儀式的過程,簡單來說就是需要找女人嗨,不停地找女人不停地嗨。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