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本煉炁士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兄弟閑談宮中事 卻聞東海有魚姬

        “師弟,你就別癡心妄想了”

        尹明法撇嘴道“不說陸師叔的天羅蕩魔劍訣一向只傳陸家人,便是裂云峰那次一等的無我劍訣,明面上說為宮中立下大功者便可得傳,但實際上,除了他們幾大家的人以外,哪有外姓學得此劍訣”

        周慶大惑不解,裂云峰既屬元初宮門下,卻為何能把持劍訣不外傳,難道這些劍訣是他們家的么

        “不光是裂云峰,金簡峰、采霞峰、靈應峰莫不如此,元初宮八峰之中,各大家便把持了一半,派中有派若非他們掣肘,萬里大澤與天星道院一役又豈會如此艱難真不知宮主是怎么想的,要我說”

        “尹師弟慎言”

        辛明武輕斥道“宮中之事,非我等所能置喙,況且你我在宮中人微言輕,若真要想有所改變,便要努力修煉,光圖口舌之利,有何實用之處修行之人,看的還是修為高低,若有朝一日我等修為能力壓世家同門,他們又豈敢如此”

        “今日你我幾兄弟在此說這話倒還無妨,日后在外人面前,切切不可再提此等話端,以免傳到世家同門耳里,又生是非。”

        尹明法拱手道“大師兄教訓得是,師弟記住了”

        辛明武轉頭看向周慶,道“周師弟若是想學飛劍之術,倒不如去萬劍堂看一看,里面也有許多宮中前輩搜羅來的劍訣,運氣好的話也能找到一部不錯的。”

        “不過你現在還是應以提升修為境界為主,術法劍訣等修為境界上來了再練不遲。”

        周慶微笑道“我聽師兄的”

        辛明武又關照道“你入住鹿龜山后,執事堂就不會再派仆役上山去打掃整理,所以山上的仆役還得你自己想辦法。若是暫時沒有人手,我這邊可以先借給你一些,等你找到了再還給我。”

        這倒不是他舍不得,而是另有考慮。

        修士們在山中修煉,時常閉關,一應事情都是交給信得過的管事仆役來打理,況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用別人的仆役總是不方便,有些人還會有忌諱,這也是辛明武不將仆役送給他的原因。

        “那就多謝大師兄了,我還正為這事發愁呢。”周慶想了一想,問道“我想要買些仆役,卻不知當離城中有沒有得賣”

        辛明武哈哈笑道“何需去買耗費錢財不說,買來的仆役心思還多,咱們都是點化些精怪來用的。”

        “師弟先用著咱們的人手,等你修煉到空相境,便可在山中點化一些精怪,比買來的仆役還要好用。不過,這管事之人卻不能用精怪,還有貼身女侍,師弟若是沒有合意的人選,可去琳瑯仙市去買一些東海魚姬來用,這魚姬化形之后,容貌俊美且體貼溫柔,更難得的是歌舞雙絕。”

        “不瞞師弟,我這甘棠島上,也有數十名東海魚姬,稍后飲宴之時,便叫她們出來獻歌獻舞,師弟若是看上哪個,盡管領去便去”

        飲宴完畢,已是月上枝頭,周慶不喜在別人府上留宿,于是婉拒了辛明武挽留,也不要他遣人相送,獨自一人回了鹿龜山。

        半刻鐘工夫便到了鹿龜山上空,周慶正要摸出符牌來打開洞府禁制,突聽得一人厲聲喝道“何方鼠輩,敢來窺視我元初宮珠場”

        不用多想,周慶便已猜到出聲之人便是二師兄口中所說的子敢師伯,他正要開口道明身份,卻驟然覺得身上一緊,等回過神來時,已經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

        此時他全身上下無法動彈,連想說話也張不了嘴,只得眼巴巴地看著眼著這被花白亂發和胡須遮住了大半個臉孔的瘋癲老道,希望他不要一時頭腦發昏,將自己一掌了結。

        瘋老道見他眼珠轉個不停,“啪”一聲便在頭上賞了一巴掌,口中還怪叫道“別動什么歪主意,也別想有人前來搭救于你,敢來窺視珠場,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得你真當你魯大爺在這兒是擺設不成”

        窺視個毛自己一個小小化炁境修士,瘋了才會來打珠場的主意周慶心中腹誹不已,但卻不敢在臉色上露出一分半毫來,奈何口不能言,連說兩句反駁他也辦不到,只能一動不動地聽這瘋老頭胡說八道。

        “還不速速招來你這小賊,內與何人勾結,外有何人接應”

        瘋老道嘴上怪叫,手中也不空閑,他曲指往周慶胸腹間輕輕一彈,頓時周慶便覺得四肢百骸之內,猶如有無數螞蟻噬咬,又癢又麻,既酸且痛,偏偏這死老頭不知在他身上動了什么手腳,動也動不了,叫也叫不得,那滋味簡直比被砍一刀還要難受百倍。

        不多一會,周慶便憋得滿臉通紅,周身汗出如涌,瘋老道蹲在他身旁摳著一頭亂麻般的花白頭發,口中還喋喋不休地念叨個不停。

        “不好生修煉,竟然跑去飲酒飲酒也罷,竟然不給魯大爺帶一壺來,真當你魯大爺在這兒是擺設不成”

        這時周慶已經明白過來,這瘋老頭是故意整自己,但自己就算知道,也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怪不得鹿龜山這么一處修行寶地竟然會無人居住,有這個輩分高修為高、又瘋又惡還不講禮的老頭在這兒,誰敢來與他為鄰

        周慶強忍身上酸楚,腦中念頭卻轉個不停,只要自己能開口說話,也許還能說動這瘋老頭放過自己,

        但關鍵是這老東西擺明了不讓自己說話,這卻如何是好

        若是師父在他心目中有幾分面子,今日或許能逃過一劫,想到這兒,周慶心神一動,玉箓從落魂鐘內飛了出來,“啪”地一聲落在他的胸膛上面。

        瘋老頭“呦喝”一聲怪叫,一伸手便將玉箓撈了過去,片刻之后,他便自言自語地說了起來“原來是韓老頭新收的關門弟子,這卻不好折騰得狠了,要不然他肯定得去將宮主找來與我理論”

        “理論我也不怕,就怕他說動宮主請了師父的寶貝來打我,我打也打不過,逃也逃不掉這卻如何是好”

        “不過就這樣放過這小道士,我這心里卻又有些舍不得實在是有些為難”

        read2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