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家王爺他有病

    第804章 跟她漲姿勢

        盡管安瑞慈走的踉蹌且慢,但不論是他自己家家仆,還是趙嬤嬤都看的專注熱切。

        安家家仆淚盈于睫,暗自高興。

        趙嬤嬤卻是驚訝的瞪大了眼,恍然如夢。

        “怎樣,是不是進步很大?”安瑞慈面有得色的看著蕭明姝。

        蕭明姝笑著點頭,“從你剛剛跳出來那一下,我就看出來了,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沒有荒廢懈怠。”

        “我自己的腿喲,怎么可能荒廢懈怠!”安瑞慈嚷嚷說。

        蕭明姝笑著晃了晃手里的綠瓷瓶,“既如此,我也有獎勵給你,不出一個月,叫你日常走路都看不出大礙來。”

        安瑞慈已經驚異于自己病愈的速度,畢竟廢了多年了,遇見蕭明姝之前,他已然放棄自己。

        但她剛剛說什么?不出一個月叫他……

        “你說真的?”安瑞慈控制不住,一把鉗住蕭明姝的胳膊。

        蕭明姝嘶了一聲,“我什么時候騙過你?說的我像騙子一樣。”

        “我已備好謝禮,這只是謝禮,不是診金,還請笑納。”安瑞慈緩緩松了手,鄭重其事的朝她拱手施禮。

        趙嬤嬤的魂兒都被震出去了。

        安家的小公子狂傲不羈,她是見識過的,他原本天資聰穎,習文習武都遠超同齡的孩子……后來廢了之后,簡直是從天上摔在了地上,他的脾性也怪的沒人能管……關鍵是,大家都可憐他,更不忍心多約束他。

        多少年沒見過他這么客客氣氣的跟人說話了?

        也只有樓辰對他與旁人不同,也得了他的另眼相待……如今,又有一個人,也被這安家的小公子另眼相看了!

        趙嬤嬤恍如頭一回見面似的,緊緊的盯著蕭明姝的背影。

        她倒是要看看,這女孩子究竟有多少特殊之處。

        蕭明姝熟門熟路的走進安瑞慈的院子。

        安瑞慈被人推著,一路都在搓手,既興奮,又不安。

        趙嬤嬤臉色如常,眼底卻是藏不住的好奇,她仿佛被激出了孩子般的心性,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后面會發生什么。

        到了院子里,蕭明姝叫人抬了竹榻放在院中桂花樹下,又叫安瑞慈躺了上去。

        安瑞慈知道,她的手段不是尋常人能想得到的。

        他緊張問道,“能不能透露一些,好叫我有個心理準備。”

        “你要準備什么?藥是我開的,治療的過程是我把握的,你什么都不用干,往這兒一躺就成了,你還想準備什么?準備個病體就成了。”蕭明姝玩笑道。

        安瑞慈愈發緊張,“我若渾身緊繃,也不利于治療呀,你給我透透風,好叫我放松一些。”

        蕭明姝嘻嘻一笑,“你既知道緊繃不好,就該想辦法寬慰自己,想辦法相信我,而不是求我告訴你更多。你知道我向來是怎么給你治病的,我說了,你就不緊張了嗎?我看未必。”

        兩個人說話,就像打啞謎。

        趙嬤嬤在一旁聽得清楚,卻也越聽越糊涂。

        治病能有什么蹊蹺?不就是望聞問切,辯癥下藥嗎?怎么聽他們說的這么玄乎呢?

        她卻不知道,玄乎的還在后頭呢!

        蕭明姝叫人脫了安瑞慈的鞋襪,露出他瘦骨嶙峋,像是八十老朽一樣的腳……

        趙嬤嬤當即就想回避……但看蕭明姝臉色如常,她也想起了治病救人沒有那么多忌諱的話。

        她正安撫自己平靜……就見蕭明姝拔出那綠瓷瓶的瓶塞子。

        “去——”蕭明姝猛地一晃那瓶子,有紅線一樣細長的東西被她倒在了安瑞慈的腳上頭。

        趙嬤嬤以為自己老眼昏花了,揉揉眼定睛再看,哪有什么紅線,瓶子里空空蕩蕩的,什么都沒倒出來,連一滴水都沒有。

        安瑞慈卻顫動起來,緊跟著他的竹榻也在顫,像是地震了,他顫的要從竹榻上滾下來。

        “別碰他,他沒事。”蕭明姝出聲攔住要上前的管家。

        安家的管家極其聽這小姑娘的話,她不讓動就不動,一院子好幾個仆從,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安瑞慈。

        他的顫動,一波波的,顫一陣子,停個呼吸的瞬間,就繼續顫抖……

        院子里盡是竹榻的四腳摩擦著地面的吱吱聲。

        趙嬤嬤第一次見這樣“治病”,驚愕的忘了呼吸,憋得滿臉通紅。

        忽而她眼角一跳,瞧見幾根“紅線”從安瑞慈的指尖,指甲和肉的縫里冒了出來。

        立時,她的雞皮疙瘩起滿全身。

        蕭明姝拿著綠瓷瓶上前,接住那幾根“紅線”,把它們收回在瓶子當中。

        趙嬤嬤忍著眼皮子抽筋的感覺——她絕對看清楚了,那紅線是活的!會動!

        而且,紅線的顏色比她一開始看見時,深了許多!

        “行了,你再起來試試。”蕭明姝蓋上瓶塞,叫人扶安瑞慈起來。

        趙嬤嬤卻不由盯緊了他的腳,是錯覺嗎?她怎么覺得安瑞慈的腳,也比先前多了些血氣,不那么枯瘦干癟了呢?

        安瑞慈扶著下人的手,把腳落在地上,還未起身,他臉上便是一亮。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有感覺,他深吸一口氣,松開下人的手,豁然站起!

        穩穩的,沒有晃!

        “看見了沒有?”他驚喜嚷道,“你們看見了沒有?”

        他喊了兩聲,而后邁步前行,一步,兩步……連走了十步,穩穩當當。

        他又深吸了口氣,繼續邁步。

        二十來步,他體力不支,下肢終于開始酸軟無力。

        蕭明姝示意人把輪椅推上前去。

        安瑞慈盯緊了她手中的綠瓷瓶,眼目灼灼。

        就連趙嬤嬤此時,也覺得那瓶子,以及瓶子里的東西,簡直神了。

        “這是什么藥?竟比金蠶還厲害?”安瑞慈問。

        蕭明姝搖搖頭,“話不能這么說,要說,還是金蠶厲害。這是我在宣城得的嗜血的蟲子,與水蛭有點像,專門吸除濁血污物,若沒有金蠶在里頭,它們就會盤踞你的體內,消耗你的精血。因為有金蠶把守,它們才吃夠了就出來,不敢貪心。”

        安瑞慈聽慣了她的怪話,所以見怪不怪。

        趙嬤嬤卻是頭一回聽,震得她整個人都在發懵。

        安瑞慈果然叫人備了謝禮,一大箱子的珠寶古玩,要送給蕭明姝。

        蕭明姝看著那箱寶貝,卻一臉的為難。

        “這不是診金,我曉得,診金這么些是不夠的,這只是謝禮。”安瑞慈趕緊解釋。

        蕭明姝卻搖搖頭,“這些東西,我不方便帶,可以由我挑幾樣喜歡的,余下的給我折換成現銀嗎?”

        趙嬤嬤挑眉看她,目有疑惑。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