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隨真筆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 能贏

        隨著火龍的軀體全部四下濺落下,一股股熱氣緩緩飄蕩著,一襲白衣的張千白,此刻竟神色略顯木然的站立在水面上,接著不遠處水面上轟地一聲炸響,卻是李夢尋連人帶劍落了下來。

        觀戰席上,在李夢尋施展完那雷霆一劍后,四下已是一片寂然,陸成海怔怔的望著李夢尋,咽了口口水,喃喃道:“好厲害的招數……聞所未聞,這到底是什么招數。”

        李清水長眉一揚,淡淡吐出了兩個字,道:“劍訣。”

        側過頭看向李清水,陸成海還未從剛剛的震驚中緩過神來,張了張嘴,方才道:“劍訣?”

        李清水微微點頭,道:“不錯。世間之大,無奇不有。據傳自第一個修行門派建立起,天縱奇才接連出現,便如這大海上的浪潮,一浪接著一浪。而通過先輩們刻苦鉆研,方才有了法術神通,符箓術,封印法陣,甚至法寶,法器等一系列形式各異的招式以及兵刃。而劍訣也是其中一種,只是所流傳下來的劍訣招式實在是太過稀少,所以才逐漸被遺忘。”

        李清水頓了頓,目光卻是望向玄劍林家方向,看了半響,方才接著道:“而劍訣的鼻祖,也是其創始之人,便是玄劍林家的祖先,林玄浪。”

        此刻所言,李清水從未給幾個弟子講過,故而其周圍幾個弟子,皆是目光專注的看向李清水。

        不過李清水畢竟年事已高,每次說話都要停頓片刻,緩上一緩,目光淡淡的掃過自己周圍的幾個弟子,道:“劍訣招式固然稀有,不過也并不是僅僅玄劍林家有,但這李夢尋所用的劍訣威勢之強,實乃我生平僅見,故而其劍訣招式到底出自何處,我也瞧不出來。”

        聽李清水講完,陸成海師兄弟幾人皆是面露恍然之色,隨即一臉凝重的望向場中的李夢尋。

        施展過戮龍三式的第二式,消耗了體內大量的靈力,此時李夢尋面色也不禁有些發白,隨即想到了什么,趕忙從懷中掏出之前剩下來沒有服用的回神丹,一股腦便全部塞進了口中。

        斗法中并未規定不可使用丹藥或是其他輔助戰斗的東西,就好比有的人手中有法寶,有的人沒有一樣。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并且換個角度,法寶,丹藥這些也都可以體現一個門派的實力。

        看著李夢尋這番動作,場邊,陸成海哈哈一笑,道:“我還想這么亂來,靈力能撐多久,原來一直帶著之前幾場斗法獎勵的回神丹啊。”摩挲著下巴,陸成海若有所思,喃喃道,“不過這么一來,師弟的境況似乎就不大妙了啊……”

        玄劍林家那邊,從剛剛李夢尋施展完這震驚眾人的劍訣后,林若乾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前李夢尋施展那戮龍三式第一式時,其實便已經震驚到了林若乾,不過今日施展的這第二式,威力實在是太震撼了。

        一旁,林若坤已然清醒過來,只是礙于身上傷勢,只得被一名弟子攙扶著,剛剛李夢尋所施展的劍訣,他也瞧得一清二楚。看著面色略顯陰沉的林若乾,林若坤疑惑道:“大哥,難不成剛剛李夢尋所施展的便是?”

        聞言,林若乾猛然抬起眼簾,目光如電,瞬間射向林若坤,斬釘截鐵般說道:“不可能,雖然我也并未見過那傳說中的招式,不過據家里那些記載,其中并沒有李夢尋剛剛所施展的劍訣招式。”

        目光掃向場中的李夢尋,林若乾道:“雖然李夢尋所施展的劍訣非常厲害,但和咱們玄劍林家如今殘存的劍訣并無相似之處,應該是出自他人或者他派。不過他所使的若真的是那傳說中的劍訣,那么不管是付出任何代價,我也要想法從他手中搶回來!”說著,林若乾緊握的拳頭,骨節咯吱作響,目光中竟透出一絲陰狠之色。

        看著大哥這副表情,林若坤噗嗤一樂,拍了拍林若乾肩膀,道:“放心吧,大哥,若他使得真是那傳說中的劍訣,父親以及其余幾位長老,定會出手奪回來的。”

        想到自己的父親以及玄劍林家的諸位長老,林若乾的目光微微一變,隨即淡然道:“希望如此吧。”

        丹藥入肚,感受著藥力逐漸化開,李夢尋的臉色也好轉了許多,戮龍三式第二式威力確實不小,但相比第一式來說,消耗的靈力也是成倍增長的,使用一次,差不多便要消耗自己四成左右的靈力。

        輕輕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李夢尋目光微凝,看向不遠處的張千白,畢竟面對這等對手,若是靈力枯竭,那便是必輸的結局。

        感受到李夢尋目光中熊熊的戰意,張千白緩緩扭過頭來,其清冷的面龐上,目光卻已不再淡然,上下打量了李夢尋一遍,方才開口道:“你是除了師父外,第一個讓我覺得有些棘手的對手。”

        李夢尋嘿嘿一陣傻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你說的話,當做是對我的贊賞?”

        本來李夢尋說的是句玩笑話,但張千白卻極為認真的答道:“可以,因為你有這個資格。”

        雙臂緩緩揮動,張千白再度擺出了剛剛那古樸的架勢,但與剛剛不同的是,其眼中已多了分凝重,目光轉向場外那已經燃燒了一半的香,道:“來吧,時間已然不多了。”

        李夢尋輕喝一聲,腳下用力一蹬,身形猛然前沖,眨眼間便沖到張千白兩丈外,接著手中重劍猛然掄起,帶起一陣勁風,自身側劃出一道黑色的半圓,重重的轟向張千白!

        此時的重劍早已吸收了相當量的水屬性靈力,其重量已經達到李夢尋此刻所能揮舞的極限重量,一股撕裂空氣般的狂躁破空聲乍然響起,觀戰席上眾人無不被李夢尋展現的強悍力量所震驚。

        張千白目光一凝,猛然一俯身,重劍自其頭頂呼嘯而過,而此時李夢尋胸前空門大開,張千白猛然起身,掌中赤紅靈光乍現,對著李夢尋胸膛便拍了過去。

        而李夢尋好似早有預料,獰笑一聲,不避不讓,持著重劍的手猛然回抽,手臂筋肉在瞬間繃緊,硬如堅鐵,唔地一聲,那重劍再次裹挾著裂空之聲,朝著張千白劈砍而來。

        居然是同歸于盡的招數!

        張千白眼中瞳孔驟縮,但此刻重劍已至身側,絕然無法躲避,一咬牙,手臂之上立即凝結出一團圓形的赤紅靈力,這團赤紅靈力極為濃稠,近乎液體一般,緩緩流轉。

        轉輪印!

        張千白右臂彎曲擋于身側,心中低喝一聲。

        接著嘣地一聲,金石交擊的聲音響起,張千白以自身血肉之軀硬扛了李夢尋這一劍,雖然重劍并沒有貫穿張千白手臂之上的靈力團,但張千白仍是面色一變,身體猛地一顫,可見這一擊力道之強。

        驟然遭受如此撞擊,張千白卻沒有絲毫停頓,空著的手赤紅靈光閃動,猛然抬起,朝著李夢尋胸口按去。

        不過此刻的李夢尋已然不同于前幾場斗法,前面幾場斗法,都在試圖掩蓋著自身真實實力,手里掌握的這些招數也都沒有盡數施展,但此刻已是決戰,而面對的對手,又是自己無時無刻都想打敗的人,所以也就沒有隱藏的必要。

        八截步!

        腳步輕移,李夢尋身影好似瞬間化為了三個,而這并不是殘影,只是動作極快,憑肉眼已經很難跟上而已。

        呼地一聲,張千白這一掌擦到了其中一道李夢尋的身影,不過卻并沒有真正的觸到李夢尋,落了個空。

        李夢尋腳步輕移,三道身影自張千白身前一晃而過,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根本難以分辨,便是張千白也不由心下一驚。

        下一瞬,一道勁風響起,張千白目光如電,但眼前卻好似有三把重劍,每一把都自不同的方位朝著劈來。

        無奈,看準這三把重劍的去勢,張千白身前瞬間凝結出兩團黏稠的靈力,隨即將雙臂交叉,擋在了身前。

        嘭地一聲,好在猜對了,重劍擊在了其中一個靈力團上,巨大的撞擊力,直接使得張千白腳掌分離水面,整個人向后倒飛而去。

        眼看著成功擊飛張千白,李夢尋嘴角一咧,信心倍增,腳踏碧水,噌地一下,再度撲向張千白。

        在半空中的張千白只覺雙臂一陣酸麻,勉強睜開眼,看向直撲過來的李夢尋,周身分出一道赤紅靈力流光,這道靈力流光立時化作一條火焰匹練,朝著李夢尋腰間抽去。

        直視橫掃而來的火焰匹練,李夢尋重劍豎劈而下,轟地一聲,身前水花飛濺,而火焰匹練也應聲斷裂,隨即化作了兩道煙氣,消散于空氣中。

        雖然被張千白施展的法術攔截,但李夢尋卻仍不放棄,左手上涌出幾道湛藍流光,一桿半透明的長槍瞬間凝結出來,手握長槍,對著倒飛出去的張千白,猛然擲去!

        “爆流長槍!”

        呼地一聲,長槍如一道藍色流光,自水面之上一閃而過。透過手臂間的空隙,張千白看見了直逼自己而來的長槍,周身骨節一聲爆響,竟于半空中猛然發力,身體猛然下墜,四肢著地,重重地壓在了水面上,而長槍則擦著張千白的頭頂飛掠而去。

        不過抬起頭,看著十數丈外的李夢尋那臉上得意的神情,張千白微微一怔。接著,李夢尋手掌虛握,口中輕喝一聲。

        “爆!”

        轟地一聲,那剛剛飛掠至身后的湛藍長槍猛然爆裂,一股強大的沖擊力使得水面驟然炸開,而張千白首當其沖,被這股沖擊力觸到,身體驟然前撲,隨即便墜入了水中。

        水很清澈,而且也并不深,李夢尋能清晰的看見張千白被轟至了水下,不過在距離最下面尚有幾尺距離時,便停了下來,接著整個人便緩緩浮出了水面。

        此刻張千白那身潔白無瑕的修士服,在剛剛的猛烈沖擊下,后背處已然破開了許多口子,不過身上卻沒有一絲殷紅血跡,看來剛剛那一擊還是距離的遠了些,并未使其受傷。

        水只是打濕了一部分青絲,細密的水珠自張千白白皙的臉龐滑落,在滴落水面前的那一刻,好似珍珠般懸與其好看的下頜之上。清冷秀美的臉龐確實無可挑剔,此時的張千白面上非但沒有一絲狼狽,反倒更顯出一種另類的美來,觀者無不心動。

        不過,八極門那邊,陸成海心底卻是無比震撼,因為此時的張千白,對于陸成海來說,已經是見過的最狼狽的一次了,作為師兄弟這么多年來,除去掌門李清水,還從未見過誰能將其這一身純白的修士服弄成這番模樣。一滴冷汗自鬢間緩緩滑落,陸成海喉嚨聳動,一個不安的念頭突然出現在了腦海。

        難道師弟要敗?

        觀戰席最外圍,黑色帽兜下,慕容夜寒那妖冶的紫色眸子,先是瞧向張千白,隨即又饒有興趣的看向李夢尋,嘴角勾起的弧度也越來越迷人。

        場中,看著不遠處的張千白,李夢尋先是一怔,隨即心底一陣狂喜,終于成功攻擊到了張千白,這些日子來自己的努力真的沒有白費。

        看著手心里因為握劍,而磨出的厚實老繭,目光又再度轉向張千白,李夢尋心跳的極快,一個念頭也涌了出來。

        能贏!

        我能贏!心底狂嘯一聲,握緊手中重劍,看向張千白的瞬間,李夢尋的目光也再度變得凌厲起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