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錯付之不悔不歸

    第436章 被迫宅

    趙蕎原本并沒有這樣惡毒的打算,她也想試試自己的真本領,到底能不能將桃李打敗,讓她看看,就算沒有她的陪伴和栽培,她也成長的比她照拂多年的妹妹強。

    因為她總覺得,就算對上,桃李也不可能真的要了她的命,就算她真的不幸敗了,也還能重頭再來。

    但是現在,她不確定了,桃李這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沖著要她命來的,她不得不重新估量自己落敗后可能會有的下場,她可以落敗,她也可以正視自己的不足,但是她不可以死,更不可以死在桃李為妹報仇的報復中,趙蕎心里如針扎一般,滿腦子只有一句話:她們……憑什么!?

    她早就成了被拋棄的那個,如果連她都放棄自己,那她可不就離死不遠了嗎?這么多年她在養父的‘栽培’下茁壯成長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爭口氣?不是為了茍且活著?憑什么她們一出現,她的世界就得崩塌,憑什么?她誰都不欠,憑什么她就得死?

    義父根本不在意她的死活,她不也死皮賴臉的活這么多年了?她為了活命她有什么錯?

    越想趙蕎心里就越篤定,沒錯了,桃李和寒蕎果然都不是好東西,都去死吧,死了干凈,死了痛快,死了好。

    趙蕎唇角的笑容越來越冰冷,她的心已經涼透了,她現在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活命。

    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天布置陷阱和捕殺計劃中,趙蕎將對人性的最后一絲留戀也舍棄了。

    既然她們都想讓她死,那她也就不客氣了,她倒要看看,是她們刻苦訓練多年的厲害,還是她的腦瓜子厲害。

    趙蕎的屬下,已經見慣了趙蕎不擇手段坑對手的樣子,所以對于這次的布置并沒有任何想法,只是按照趙蕎的吩咐,盡可能快的將約戰場地,變成最適合趙蕎的戰場,最大限度的保證桃李這次有來無回。

    而桃李這幾天,雖然過得有些孤獨,但是每天都充實有意義,她實現了許多當年她和趙蕎想做又做不了的事,雖然始終沒有得到趙蕎的丁點回應,但她心里卻是很放松開心的。

    趙蕎雖然每日都能聽到桃李去做各種騷操作,但她已經將自己的心給冷凍起來,根本就沒留一絲縫隙,所以不管是真心還是別有用心,趙蕎都一概拒之門外,桃李的一腔寵妹之心付之東流。

    這些天,趙蕎已經被桃李的騷操作折磨的麻木了,所以當今天屬下告訴她,桃李去了月亮海灣時,她的心中半點波動也無,她只是極淺淡的笑了笑:“看樣子,是戲終于演夠了,終于舍得暴露出對寒蕎的追思了。”

    趙蕎的屬下看著趙蕎這副表情,禁不住狠狠的打了個激靈,他有些訥訥的道:“蕎小姐,明天就到日子了,我們還需要再監視嗎?”

    趙蕎看了屬下一眼,黑沉的眸子閃過一絲狠戾,語氣卻是淡淡的:“不用了,今天就讓他們都撤回來吧,我想她是不會搞什么小動作了,陷阱和我交代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男人悶悶的點頭:“都已經準備好了,蕎小姐,明天需不需要我們的人跟著?”

    趙蕎不屑的哼了聲:“若是有這么多準備,我還不敢單獨赴會的話,你們是太看得起她了,還是太看不起我了呢,嗯?”

    而在山洞中貓了幾天的寒蕎,在被齊昊和肖聰第n次聯合暴擊鎮壓下,終究是不情不愿的同意了兩人的意見。

    “好了好了,我不下山總行了吧?”寒蕎舉起雙手,有些頹喪的道。

    齊昊見她這副樣子,不禁有些心軟,但一想到這人下山想要做什么,就心軟不起來,只剩下陣陣的頭痛。

    “我不是拘著你,只是這兩天我們頭頂上已經來了好幾波人了,就算今天還算安靜,但也不排斥他們會去而復返的幾率,你想查看他們設下的陷阱我理解,但不能用你自己的安危去冒險,明天就是他們實行計劃的日子,他們絕對會對陷阱做最后的檢查,就算你能力過關,我也不放心在這個關頭讓你去冒險!”

    肖聰也在一旁道:“小蕎兒,你的擔心我都替桃李接下了,但是你不能看不起你桃李姐,她雖然這兩年的伸手已經不如你了,但也還不到讓你擔心到如此的地步,就算你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那些陷阱上做手腳,但如果萬一被他們發現了怎么辦?我們都要相信桃李,她絕對不會死在那些破陷阱里,她一定能堅持到被炸飛的那一刻,我們只要瞅準時機,把她和做好的擬真人偶調換就好了。”

    “我知道了,我不去不去了,我不就是貓了這么多天,渾身難受,想出去活動活動筋骨,順便幫桃李姐減少點麻煩,既然現在你們擔心我泄露行蹤,那我不去就是了。”

    “這才乖。”肖聰笑著摸了摸寒蕎的頭。

    寒蕎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齊昊則上前把寒蕎拉到了自己身前,柔聲道:“我不是懷疑你的能力,我是純粹的擔心,你乖一點,給你的救命恩人多一點信心?”

    寒蕎被順毛摸,瞬間那些郁猝和不滿都消退了,她哼哼唧唧的往齊昊懷里一扎:“我憋的難受。”

    肖聰看著撒嬌的某人:“……”

    寒蕎是什么耐力和容忍度他比誰都深有體會,在平時出任務的時候,她能不吃不喝不動在一個地方貓上兩天,她還可以只依靠草根和少量的水,在一個不足幾平米的地洞里過上一個月,什么艱苦條件她沒經歷過?從沒聽她抱怨過一聲苦,更沒見她抱怨過。

    她什么時候變的這么嬌氣了?竟然才這么幾天,還好吃好喝好睡的,現在竟然就開始叫憋的難受了?還撒嬌求安慰?肖聰感覺自己的三觀都受到嚴重打擊。

    “再忍忍,過兩天就可以解放了,到時候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到時候我們把蜜月旅行補上。”齊昊輕撫著寒蕎的發頂,柔聲的順毛捋。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