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下第九

    第一零二二章 殺不殺

        道界外虛空中的一處殘破星球中,一道沖天的道韻炸開,跟著一名清秀的女子出現在這道韻之中。

        這女子坐在道韻中間,道韻環繞在其身周,就好像九天仙子一般,看起來出塵脫俗。

        遠處一名護法的青年男子看見這脫俗美麗的女子,心里只有無窮無盡的震撼,他和程夕兒朝夕相處,程夕兒是多么平凡的一個女修,他比誰都清楚。他喜歡程夕兒,和她的容貌沒有關系。浩瀚修真界,比程夕兒長的漂亮的不知道有多少,根本數都數不清。

        他之所以喜歡程夕兒,那是因為程夕兒和他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共鳴,和程夕兒在一起,他心里很是放松。兩人一起逃難,一起修煉,一起出生入死。

        可他從未想過,程夕兒跨入第二步后,容貌會如此美麗脫俗。哪怕狄忘川一直自傲自己的修煉功法,也從不為自己的容貌自慚,可現在他卻有些自慚了。他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腳上尋常的修士靴,卻覺得有些配不上那還赤著腳的程夕兒。

        程夕兒激動不已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她晉級道元跨入第二步后,就好像褪了一層皮般,不但整個人和之前不同,就連肌膚容貌也完全不同了。

        這一刻,無窮無盡的記憶蜂擁而來,兩種記憶開始融合,她的前一世靈魂記憶也開始和現在的靈魂融合。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程夕兒這才吁了口氣,她的眼神再也不是之前的那種柔弱,而是帶著一種唯我獨尊的傲氣。

        她叫邢曦,當年可是造化青蓮的主人。青蓮圣主也栽在她的手中,可她卻接連被寧城和狄九逼的耗盡了最后一次青蓮輪回之機。

        寧城就算了,她現在的實力比起寧城來應該還差幾個檔次。那個狄九……

        想到狄九,邢曦的目光就落在遠處為她護法的青年身上。此人叫狄忘川,狄九正是其父。此刻的狄九,應該還在道界吧。不知道下次自己遇見狄九的時候,狄九會不會為沒有殺她邢曦后悔。

        看著低著頭,似乎有些自慚形穢的地忘川,邢曦心里的殺意一波又是一波的涌上來。那殺意不是針對狄忘川的,而是針對狄九的。她現在還無法奈何狄九,可她卻能先收一點利息,殺了這個狄忘川再說。

        “夕兒,恭喜你成功證道第二步,你比我的資質強多了。”看見邢曦跨過來,狄忘川連忙上前祝賀,眼里全是欣喜,同時也有一些些彷徨。

        邢曦腳步微微一滯,她修煉速度的確是快的不可思議,那是因為她的道基還在。可她能這么快跨入第二步,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功勞都是狄忘川的。事實上狄忘川的資質并不差,可是兩人一路上獲得的修煉資源,有八成給了她邢曦,狄忘川只有兩成而已。

        在這個虛空殘破星球上,兩人更是找到了一株第二步道果樹蒼霽道果,道果樹上只有三枚蒼霽道果。為了讓她跨入第二步,狄忘川是一枚都沒有服用,全部給了她。她接連用了三枚蒼霽道果,這才趁機跨入了第二步。

        但這些都不是對她最大的幫助,對她最大幫助的是狄忘川的修煉功法。狄忘川的修煉功法,為她推開了另外一扇門,讓她跨入第二步的同時,還讓她明悟了更高層次的道到底應該怎么走。

        “謝謝,不是你的話,我恐怕也無法這么快跨入道元境。”邢曦心里此刻也是在暗自嘆息。

        她發現自己最后一次重生后,做事有些猶猶豫豫,換成之前,她早就干掉狄忘川了,哪里還有這么多猶豫?

        狄忘川微微一怔,他感受到了程夕兒的變化。程夕兒之前對他那是百依百順,開口閉口都是忘川哥哥。不僅如此,她眼里的那種依賴和愛慕他甚至能清晰的看見。

        可是現在,從程夕兒的一句話,他就聽出來了,程夕兒變了,再也不是之前的程夕兒。

        一種傷感涌上心頭,難道修為強了,就一定要讓自己的眼睛站在更高的地方嗎?

        “你怎么了啊?”看見狄忘川有些發怔,邢曦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狄忘川連忙搖了搖頭,“哦,沒有什么,只是有些想我家里人了。”

        他的確是想起了自己的老爹,雖然他記憶中幾乎沒有老爹的任何影子,可他總覺得老爹在他小時一直是在陪著他一般。那都是母親反復不斷的在他和秋水耳邊說著老爹的形象,老爹的樣子……這樣慢慢形成的。

        在他的記憶中老爹從來都不是那種修為高了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人,當年老爹認識母親的時候,修為實力對地球上任何一個凡人來說,那已經是通天了,可父親并沒有任何覺得母親地位太差的想法。

        他和程夕兒出生入死這么多年,說一句心里話,對程夕兒他比對自己的姐姐狄秋水還要好。可為什么程夕兒跨入第二步道元,容貌仙化后變化就如此之大呢?難道人變化真的這么快?

        “那你知道你母親在什么地方嗎?”邢曦知道狄忘川不知道狄九的去向,她卻是知道的,不過她不會告訴狄忘川的。問狄忘川的母親,那是因為她懷疑狄九給了很多寶物給狄忘川的母親。只要她先找到了狄忘川的母親,她就能收一大利息回來。

        狄忘川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遠處一道飛船的影子瞬息遁過。

        “黑暗道君?”邢曦一呆,她肯定剛才遁光過去的是黑暗道君。黑暗道君正是她要尋找的人,豈能讓黑暗道君遁走?

        “你在這里等我,我去追一個熟人,記得我沒有回來之前,前往不要走……”邢曦一時間無法考慮好是要殺掉狄忘川,還是讓狄忘川帶著先去尋找狄忘川的母親。那黑暗道君遁走的速度太快,她只能讓狄忘川在這里等她,按照她一貫的經驗,狄忘川肯定會在這里等她的。

        邢曦遁走,速度比電光都要快。看著邢曦瞬息消失的背影,狄忘川心里更是茫然。

        他在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走了,可是他清楚,如果他真的走了,將來他再也不會和程夕兒有任何瓜葛。這么多年和程夕兒出生入死,相依為命,讓他突然離開程夕兒,他真做不到。

        狄忘川站在這殘破的星球上,看著程夕兒消失的方向,他希望程夕兒真的可以回來,而且不會讓他等很久。他也希望程夕兒之前的態度是因為跨入第二步后,一時間太高興了。

        僅僅是半天時間,又是一道遁光飛了過來。這道遁光本來直接掠過狄忘川所在的殘破星球,在經過這殘破星球的時候,對方似乎看見了狄忘川,然后在前面繞了一個圈再次回來了。

        這是一個長發飄飄的星空流浪者,古銅的臉上帶著一種長年在星空流浪的滄桑。看他的修為,似乎也沒有跨入第二步。

        “兄弟,你站在這里看什么啊?就好像站在望夫石上的女人一般。”長發青年落在狄忘川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狄忘川,笑呵呵的開了一句玩笑。

        狄忘川下意識的搖頭,“我不知道,她說讓我在這等她,她一會就會回來。”

        “女人?”星空流浪者問了一句。

        狄忘川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星空中和你這樣多情的種子可真是不多啊,不過我聽說多情的人都不應該太差勁。認識一下,我叫葉念星,來自圣道界。”長發青年笑呵呵的說道。

        

    本站域名變為  www.pbhilj.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后区五区分布图